您的位置:www301net > www.301net > 对守礁军官和士兵的政治、军事、理念、生活

对守礁军官和士兵的政治、军事、理念、生活

2020-01-04 04:03

图片 1 驻守南沙的中国军官

  核心阅读

  在南沙各自独立的礁堡上,“一号首长”都有一个南沙独有的特殊称谓,叫“礁长”。

  作为一礁之长,是整个礁堡的“灵魂”,对守礁官兵的政治、军事、思想、生活,对使命任务的圆满完成,都负全面责任,压力非常之大。

  记者先后采访了第九十二批守备部队所有“礁长”。他们的叙述,全面展现了官兵们在礁上的战备、训练、生活和学习。人在礁上,他们考虑的不仅仅是当好卫士守好礁,还有沉甸甸的责任和使命。

  在南沙的礁堡上,记者见到的“礁长”们,都很朴实,却不普通。

  在远离大陆的小小礁堡上,强烈的大局意识、奉献意识和忧患意识,与他们胸前绣着的国旗,那么地协调、那么地匹配。

  华阳礁“礁长”——张卫

  青菜少 辣椒补

  我是河南邓州人,1998年入伍,这是第七次守礁了。

  华阳礁是目前我们在南沙驻守最南端的礁,礁上战备压力比较大,必须提高警惕,克服麻痹思想,守礁官兵必须狠抓战备值班执勤和军事训练。把这么多人带上礁来,我作为主官,必须保证完成好使命任务,必须保证每个人都平平安安。当然,在礁上,每天最让我操心的,就是战备,这根弦,必须时刻紧绷着。

  礁上其他的条件都很好,唯一不足的是青菜不耐储藏,守礁后期就没有保障了,只能自己想办法种一点,发点豆芽、磨点豆腐什么的,改善调节一下伙食。还好,大家都没有丝毫怨言,而且都积极想办法,包括种点青菜什么的。

  我们这批官兵分别来自河南、四川、浙江、安徽、湖北、山东。虽然来自天南海北,到南沙后,现在都比较能吃辣的了,因为青菜少,肉食长期冷冻后,口感会差一些,做菜时就得把口味调重,放辣椒就是常用的方式,时间一长,原来不能吃辣椒的,也都能吃了。

  特殊的环境,可以改变人的许多习性,青菜少,辣椒补,南沙人必须习惯吃辣椒,学会吃辣椒,喜欢吃辣椒。吃辣椒还有一好处:可以去湿,有益健康。

  我们华阳礁上有个很大的“家”字。我提出,上了礁,虽然行政关系有上下级之分,但在一起大家就是一家人,平常就是兄弟。我们必须以情带兵,用自身的言行把大家拧成一股绳。只要我们一条心,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。在礁上,团结是最重要的环节。这一点,我们都做得很好。

  今年春节,我给妈妈打电话问候时,听说舅舅已到癌症晚期。我和我舅舅的感情特别深,所以这次下礁后,如果工作能安排开,我准备回去看一下他。

  渚碧礁“礁长”——甘文斌

  礁上养鸽 乐趣多多

  渚碧礁是南沙诸礁中我们驻守的最北端的一个,周边情况比较复杂。

  守礁期间,没有发生特别的事件。处置海空情况,都严格按照上级制定的规则条令,合理处置,及时上报。官兵情绪稳定,大家都觉得这个使命任务很光荣,上礁就要当合格的战斗员。

  今天要换防了,说心里话,看到拖船来了,心情很复杂。作为礁长,能够安全顺利,完成好使命任务,很欣慰、很自豪。回到后方营地,有的要去结婚,有的回家团聚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但今天下礁,现在还不能说是圆满完成任务了,下面的航渡也是很大的任务,必须等到回到后方基地,这期换防任务才算真正结束。

  看到你们来,全礁官兵非常兴奋,如果能够留下和大家一起吃顿饭,官兵们会更高兴,会拿出自己最拿手、最珍贵的东西来招待你们。

  我们在礁上养了鸽子,刚上礁时只带了3只,现在已经繁殖到三四十只了。这些鸽子也很乖,只在我们这个礁盘上空和周边飞行,不去别的地方,给大家增加不少乐趣。因为鸽子是和平的象征,我们还会继续养下去。

  东门礁“礁长”——陈福文

  做自己的 心理医师

  在礁上站岗,除枪弹外,还配备对讲机、大的手电,每人挂一个口哨,随时可以发出警报。手电用来夜晚照射海区,便于及时发现情况,同时是对非法进入者的一种心理威慑,也是自我防卫的一种做法。

  防小股突袭、蛙人等,都是我们的训练内容,以此提高礁上人员的综合素质。特别是夜间时如发生战备情况,人员能很快进入战位,尽快备便,形成战斗力,这是需要通过平时严格的训练来达成的。礁上人员少,所以讲究一兵多用、一专多能。每个人要掌握多种武器装备的使用、操作,能胜任多个战斗岗位。

  因为南沙局势复杂,我们教育官兵必须从大局、全局出发想问题、处置问题,全盘衡量。同时注重形势教育,让大家及时掌握动态,分析理解,用以指导我们的工作和行动。我们每月都要专门开展战备教育,随机性的战备教育就更多了,目的就是让大家知道战备紧张,培养危机意识。

  现在看来,这个效果是很明显的,增强了官兵自我调节、自我管理的能力,包括心理自我调节,经常性的教育,使许多观念渗透到官兵的思想里、骨子里,成为一种自觉行动。

  南沙比较闭塞,可以说基本与世隔绝,心理压力会比较大。长期守礁,也都锻炼出来了,自己给自己减压,做自己的心理医师。“在南沙睡大觉都是奉献”的观念已经不合时宜了,官兵们记住的就是一句话:“今朝立业南沙,千秋有功国家”。

  赤瓜礁“礁长”——陈如意

  8次上礁 一次守半年

  我是2001年通过士兵参加军校考学,进入南昌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大专班学习,毕业后即到南沙守备部队。这次是第8次上礁,其中有一次守了半年。

  礁上的官兵来自陕西、河南、甘肃、广东、广西、山东、湖南、重庆,都喜欢看书,基本上都报了自学考试,学习教材、资料都带上礁了,个别的已经通过考试毕业。看书都是有关历史、军事的,稍微年轻点的,爱看幽默笑话、人物传记一类的书。

  赤瓜礁上地方小,种菜不容易,风大浪大,比东门礁那里的要大很多。因为赤瓜礁处在九章群礁的风口上,浪特别大。赤瓜礁的名字,据说是因为盛产赤瓜参而得名,但我们没见过赤瓜参。

  其他的“礁长”大都已经结婚了,我还没有女朋友,在“礁长”中,可能是唯一的,这和我的名字“陈如意”不怎么衬,但我也不着急,先把工作干好再说。

  对于上礁,我的心态比较好,让我上就坚决上,也没什么特别的感受。我家就在湛江,家里人刚开始并不怎么了解南沙的情况,说守礁会把人守疯的,后来我告诉他们,根本没那么回事,后来就都挺支持我的了。

  南薰礁“礁长”——文先波

  “太阳花” 也会变异

  南薰礁被称作“南沙中的南沙”,自然条件比其他礁艰苦,处在风口上,而且礁堡离深海就200米,浪大一点,能打到礁堡二楼甚至岗楼上,每年7月至翌年1月,来补给的小艇有时候连缆绳都系不住,码头上的浪有1.5米高,补给物品都会被打湿。

  南薰礁旁的沙洲,据说在2000年的时候还没有,现在有100多米长,形状随季风变化,西南季风时是月牙形,东南季风时是个逗号形。沙洲上海鸟很多,特别是白鹭,也有不少鸟蛋。前不久还来了一只海龟,退潮时露出来了,100来斤,我们把它放生了。

  形成这么一块露出水面的沙洲,很难得。我们曾经尝试在沙洲上种红树林,但后来都没存活,以后我们会慢慢尝试在上面种点植被什么的。

  在南薰礁,可能气候条件不行,即使是南沙礁花“太阳花”,在我们这里种一两年后,就变异了,花开得少,花朵也变小了。

  我们对军事训练抓得比较紧。下午基本是抓体能训练,在礁上每天坚持一次体能训练。我给战士们讲,要有拼刺刀的精神,单兵素质要高,战术训练、防御演练、专业训练、实弹射击训练、体能、拳击、器械等等,都是必训科目,严格按大纲进行针对性训练。

  不仅如此,我们还注重抓班长的组织指挥能力训练,培养“四会”——会讲、会做、会教、会做思想政治工作——不仅要自己干好,还要带动别人干好。去年巡防区举行大比武,在所有15个比武项目中,我们连在10个项目中拿到名次,其中5个项目拿到第一。

  守礁,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本文由www301net发布于www.301net,转载请注明出处:对守礁军官和士兵的政治、军事、理念、生活

关键词: